刊於《蘇州日報》2020年11月17日
    讓“上樓”人仍有“樓下”人的生活,讓老鎮改造留下傳統的記憶,讓綠水青山引來更多的“築巢鳳凰”——
    前不久,“鑲嵌”有大陽山的滸墅關,獲批了省級“綠色技術小鎮”;同樣,大運河穿鎮而過的滸墅關,正在積極打造“運河文化小鎮”。
    今年,蘇州滸墅關經開區、滸墅關鎮合二為一,一個既有大山,又有大河的滸墅關,正從人居環境、歷史傳承、經濟發展等多方面悄然改變。
    從500平方米到6000平方米
    “萬寶社區”成為居民常來的“家”
    昨天下午,72歲的陸桂興老人照例興致勃勃地來到龍華社區參加歌隊活動。這位已有51年黨齡的老滸關人,既是社區志願者骨幹,又享受着老鎮變遷帶來的幸福時光。
    “現住高樓了,不便串門。社區就成了我們的‘活動之家’!”
    5年前,陸桂興家從老鎮上破舊不堪的、已建了近百年的老平房,動遷到了120平方米+60平方米的大房子裏,別説心中有多喜悦了。
    “不能帶着落後奔小康!”10年前,作為市政府實事工程的滸墅關老鎮改造開始推進,那些落後蘇州中心城區好多年的髒、亂、差,開始得到迅速改變;農民、居民、漁民,開始一起“上樓”。
    “可以説,動遷前後的活動場所,簡直就是天地之別。像我們龍華社區,從過去的社區用房500平方米,一下子上升到了6000平方米。”社區黨委書記朱東敏説。 
    記者在龍華看到,這裏儼然成了一個應有盡有的“萬寶社區”,一個集服務、醫療、綜治、娛樂、居家養老、物業管理等於一體的現代化社區。 
    走進大廳,一站式服務一目瞭然。不僅有物業服務、警務中心、社區衞生服務站及24小時便民超市,還設有6張輸液觀察位、18張輸液椅。 
    “把最小空間留給辦公、把最方便空間留給居民辦事、把最大空間留給居民娛樂與活動,這是我們社區工作的宗旨。”朱東敏説,“現在每天都會有七八十名居民,來社區活動。” 
    在這裏,還有按摩椅、沙發躺椅,有配餐間、棋牌室、茶吧、老年網吧、乒乓室等活動場所;有婦女兒童之家、圖書館等公益坊。考慮到老年人休息有顧忌,還分了男女室。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這裏只有三層樓,但我們仍充分考慮老年人實際需求,特別投資60多萬元,在室外加裝了居民用電梯。”社區主任張夢嬌告訴記者,平房遷樓房後,最大不便是曬不了被子。“居民向我們反饋後,我們便‘偵察’陽光哪裏最多、又不影響停車,便在這些空地上,做了300多個3.6米長的大晾衣架。讓‘上樓’居民,仍擁有‘樓下’人的生活。”
    如今,社區還針對不同對象,建起了青少年志願者隊、巾幗志願者隊、“五老”志願者隊、“小薪芽”志願者隊、便民志願者隊、樓道長志願者隊等9支志願者隊伍,社區真正成了“上樓”居民經常“聚聚”的活動中心。
    留住老滸關傳統文化記憶
    投200億元打造“運河文化小鎮”
    “這10年來,老鎮的變化,可用翻天覆地來形容。”陸桂興説。他記憶裏的大運河,是“小運河”;兒時運河兩岸到處是店鋪,充盈着市井生活氣息。
    “最早運河上有很多拱橋。”陸桂興説,隨着現代水運需要,這穿鎮而過的運河,也經過了三次大規模拓寬。
    在滸墅關,歷來就有“江南要衝地,吳中活碼頭”之稱,全鎮河道縱橫、公路四通八達。老鎮改造了,居民生活改善了,但千年的文脈還需留存。
    已到古稀之年的吳連男,傳承了祖上紅木製作技藝。為了老滸關記憶,他與吳是穆等老滸關人,把對古鎮的追憶,提煉成一件件景觀微縮雕刻。
    記者看到,他們將歷史上佔地15畝的龍華寺,按照100??1的比例,縮微到1平方米空間,而廟宇、書院仍是活靈活現。
    如今,吳連男又在根據清代畫家王翬所繪的《康熙南巡圖》,復原清代滸墅關大運河沿岸風貌景象——將南起興賢橋,北至南津橋;涉及15座橋樑、17條里弄、10個單體景觀及無數老店鋪……
    傳承不僅在藝術中,更有在現實中。目前,滸墅關已對董公堤、文昌閣等歷史古蹟進行全面保護。
    “特別是滸墅關運河文化小鎮的打造,已規劃面積3.5平方公里,預計總投資將達200億元。”滸墅關新滸旅遊公司總經理蔡丹萍告訴記者,將以京杭運河景觀軸、運河文化體驗軸兩條軸線,串聯滸墅關上塘核心區、下塘核心區、滸關大碼頭三大中心。
    其中,“大碼頭”作為滸墅關運河文化小鎮項目重要組成部分已先行建設。建築面積5.5萬平方米,分為蠶裏、劇源、曉學、守藝、尚河、鈔關等六個主題,通過恢復修繕運河沿線蠶種場,挖掘傳承鈔關、草蓆、蠶桑等文化。
    記者在已改造完成的蠶裏街區看到,這裏包括5棟民國時期保留建築,以蠶種場民國建築為主體,不僅有老建築,還有諸多老物件。在保護、傳承、利用指引下,正在立足打造有底藴、有氛圍、有人文的北蘇州運河特色文商旅融合產業園區。
    截至目前,已引入了花間堂酒店、金雞湖文化書院、太湖雪蠶桑文化館、非遺技藝工作室、菩提生活館、精品茶室及特色餐飲等多元化品質商户,招商率達到100%。
    “系統梳理運河文化,構建文化體驗、旅遊景觀、商業休閒等系列文化產品,通過文化展示、體驗、演藝等手法,導入運河文化產業,講好滸墅關運河文化故事,擦亮大運河文化帶名片,是我們留住老滸關傳統文化記憶的方向。”滸墅關鎮鎮長葉其中説。
    昔日宕口已成生態風景
    綠色發展引來更多高質量項目落户
    滸墅關人不僅擁有穿鎮而過的大運河,還擁有離蘇州城區最近的“城市綠肺”——大陽山。
    就在今年重陽節那天,大陽山國家森林公園負責人王建芳迎來了他參與的江蘇省第八屆全民健身運動會“步步登高”重陽登山活動。當天,千餘名户外運動愛好者一起登山,蔚為壯觀。
    其實,王建芳就是滸墅關原新民村人,村址就在如今的大陽山景區。“但過去我們擁有的山卻是滿目瘡痍。”他告訴記者。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由於開山採石,大陽山上大面積山石裸露,被人為開鑿形成23個大小宕口。
    “當時滿山坡都是‘瘌疤’,塵土飛揚。拖拉機的聲音,從早到晚響個不停。當時,老百姓把當地山下路叫作‘水泥路’:雨天路上全是水,晴天路上都是一層爛泥。”
    2010年,蘇州高新區、滸墅關提出全面啓動宕口整治目標,先後對轄區大小宕口開展集中整治與復綠。
    “你看,這裏的文殊寺正門口,就是當時一個最大的天狗廟宕口。”站在售票處前,王建芳跟記者講述説。
    “伴隨景區建設,我們從陽東的文殊寺到陽西的百果園,對綿延50公頃山地開展了林相改造。”通過常綠、落葉、落葉花綱喬木間雜相植,讓紅楓、青楓、櫻花、朴樹、銀杏等多種喬木在山下紮根;復綠後的大陽山不僅有了濃綠,秋季的山麓還呈現層林漸染的迷人秋色。
    “眼下,從宕口上建起的文殊寺景區,年遊客量超過了30萬人次。”王建芳説。
    與大陽山一起恢復活力的,不僅是生態,還有大陽山腳下的經濟。
    在“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的“梧桐樹”下,引得“金鳳凰”紛至沓來。一個個智能製造、新能源、醫療器械、新一代電子信息等新興產業項目,紛紛選擇在大陽山下落户。
    今年前三季度,商超巨頭開市客、多肽創新藥等31個高質量產業類項目加快進入;新增合同外資1.69億美元,增長83.7%;實際利用外資1.55億美元,增長44.9%。
    “一手大力推動生態修復、文化保護;一手築巢引鳳,吸引大批高科技重點項目進駐。滸墅關人正用自身的行動,詮釋着綠色才是可持續、高質量發展必由之路。”高新區管委會副主任、滸墅關經開區黨工委書記周曉春説。
    近日,在全省118家經開區參加的年度考核中,滸墅關經開區排名再進7位。
    一個產業升級、民生提升、環境宜居、文化繁榮,圍繞大陽山“城市綠肺”、大運河文化風光帶、特色田園鄉村等做好“山水田園”文章的現代滸墅關,正在悄悄迎來華美蝶變。(駐高新區首席記者 周建越)